Amato殇

爱动漫(⑉°з°)-♡爱小说(⑉°з°)-♡

[维勇/重生/ABO]《不要离开,伴我身边》Part.3上

*我说过我是真•小学生文笔的[摊爪.JPG]
*有bug……克里斯先生你们就当他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我已经选好后面勇利参赛的曲子了~曲子地址见评论链接
  
Part.3(上)
  
  
  
  虽然当时胜生勇利婉拒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提议,但勇利的Eros,维克托后来还是见到了。
  
  
  维克托在二十二岁的这一年赛季,拿下了第一枚花滑大奖赛的金牌。为了庆祝,俱乐部里为他举办了一个派对。
  
  
  ——恭喜你,维克托。
  勇利举起手中的酒杯笑着祝贺他。
  ——以维克托的实力,完全可以拿下五连霸吧。我非常期待那一天呢。
  
  ——叮。
  酒杯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五连霸什么的,没准过两年我就退休了也说不定~不过,我超级期待看到勇利站上颁奖台哦♥
  维克托眯着眼睛,露出标志性的心形嘴。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那我便,让它实现好了。
  
  
  ——话说,勇利杯子里的酒几乎没动啊,这就还蛮不错的~
  维克托“好心”提醒。
  
  ——啊,我不会喝酒……
  
  附近有好事者米拉,克里斯等,闻言立马竖起了背后的“狼尾巴”,扑过来就将勇利这只“小猪猪”叼了去,任他各种挣扎也坚决不松口。
  到嘴的肥肉说什么也不能飞了!
  
  ——今天是庆祝维克托获得冠军的日子,说什么也得把你灌醉了!
  ——唉?唉?我、我不会喝酒啊……放开我……
  
  维克托抱着胳膊在一旁看好戏,任由勇利被他们强拉了去灌酒,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期待。
  胜生勇利脸上温柔浅笑的表情终于皲裂,可喜可贺~
  
  
  事态的发展愈发不可收拾。
  一杯烈酒下肚,勇利就有些醉了,众人又不嫌事大地强灌了三大杯。
  
  嗯,死醉烂醉,妥妥的,保管醒来后不会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
  
  ——维克托!来斗舞吧!如果我赢了!你来做我的教练!
  ——勇利的豪言壮语呢~
  克里斯饶有兴趣地吹了声口哨。
  ——小心会被全世界的人记恨呦~
  
  
  ——Mama你看,那个哥哥和那个叔叔没有穿衣服奈~
  小女孩仰头十分天真地说。
  ——快走,快点离开这儿。
  女人用手遮住女儿的眼睛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在继与维克托斗舞之后,[玩家]胜生勇利又成功点亮新技能——跳钢管舞。
  而被誉为“荷尔蒙收割机”的克里斯也不甘示弱,加入到比试中来。
  如今勇利身上除了内裤就只剩下一条领带,挂在脖子上随着勇利的动作上下翻飞,极具诱惑感。
  
  刚和勇利斗完舞的维克托扶着桌子喘气,脸上是无法掩饰的开心。他笑眼看着跳得火热的两人,忍不住感慨。
  
  ——果然,之前就觉得勇利的体力相当不错呢♥
  这么火辣热情的勇利还是头一次见到,赶紧拍下来♥
  维克托掏出手机开启连拍模式。
  
  这就是,你的Eros吗……小、骗、子♥
  
  
  现场的气氛在勇利的催动下推向了高潮,掌声笑声不断,众人也都纷纷掏出手机记录这难得的一刻,以后好趁机“威胁”。
  
  看来以后勇利的日子并不会很好过呢[眨眼.JPG]
  
  
  
  
  派对结束,大家都准备回去了。
  
  ——Yuri~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见识过勇利的Eros的维克托显得非常开心,连拿到大奖赛冠军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笑得灿烂,脸上的满足和幸福显而易见。
  
  
  自钢管舞之后,勇利就渐渐安静下来,静静的坐在一旁看众人闹。此刻听到勇利的声音,勇利仰头看他,却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他。
  
  有点儿,不对劲。
  
  ——Yuri?
  维克托试探性的唤了一声。
  
  
  ——呜哇!
  
  领带猝不及防地被勇利拽住,维克托一时不防发出一声疾呼,身体因拉力向前倾斜。
  
  原本准备离开的众人听到声音纷纷停下脚步向这边投过探究的目光。
  
  
  维克托有些发懵,隐隐约约似又嗅到一抹极淡的花香。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的画面又将他吓了一跳——勇利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上,泪水已磅礴如雨下。
  
  
  哭、哭了?
  
  ——Yu、Yuri,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你别哭啊……
  维克托有些不知所措,抬手去擦他的眼泪。又不知是什么触及了勇利的心绪,不知如何去安慰。
  他果然还是最见不得别人哭了。
  
  “是不是我吻你一下就好了?”
  
  
  “啪!”
  
  勇利拍掉了维克托正为他擦眼泪的手。
  
  
  
  ——维克托……你为什么不来……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不来啊?!
  唉?
  
  ——你说等我拿下金牌就结婚……可我等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还不来?!回答我啊维克托!!
  Excuse  me??
  
  ——为什么要娶别人……我们的约定你都忘了吗?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啊维克托!!
  
  [噗通。]
  
  
  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他的话。
  啧啧,维克托,当年你到底背着我们欠了多少情债?
  
  忙着安慰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家伙的维克托接受到众人谴责的目光,心里冤枉委屈得很。
  虽然维克托也承认自己很健忘,忘记与别人的约定什么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他发誓,自己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真的是自己就好了……不对,如果是我我才不会失言让勇利小天使这么伤心!
  “维克托”这个名字在俄罗斯并不少见,勇利是把他认成其他人了吗?另一个叫维克托的人……
  
  
  看来勇利相当爱他啊……有些嫉妒怎么办??

。。。。。。

下一次更新是两个星期后~(没意外的情况下……有意外的话还得晚……不过咱肯定不弃坑~)
高中党嘛~见谅~两个星期才放一次假哭唧唧(´;︵;`)

关于维勇同人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后面勇利参赛的主题:梦
选曲一:《樱色的梦》(梦中)短节目
选曲二:《farewell》(梦醒)自由滑(略短将就用吧……)

更正:(梦醒)Fluquor

强烈推荐Deemo这个游戏!里面的歌曲都好棒!

关于维勇同人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后面勇利参赛的主题:梦
选曲一:《樱色的梦》(梦中)短节目
选曲二:《farewell》(梦醒)自由滑(略短将就用吧……)

更正:(梦醒)Fluquor(链接见评论)

强烈推荐Deemo这个游戏!里面的歌曲都好棒!

关于维勇同人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后面勇利参赛的主题:梦
选曲一:《樱色的梦》(梦中)短节目
选曲二:《farewell》(梦醒)自由滑(略短将就用吧……)

更正:(梦醒)Fluquor(链接见评论)

强烈推荐Deemo这个游戏!里面的歌曲都好棒!

[维勇/重生/ABO]《不要离开,伴我身边》Part.2(完整版)

关爱雨人,从评论和热度开始~

Part.2

 
  我煮一锅暖暖的姜汤,捧着碗坐在沙发上看窗外的大雪纷飞,时光流逝。
  俄罗斯的冬天太冷,一个人的生活太苦,我苦中作乐地把“看着你”作为我最后的依赖。
  我在此乞求你不要将我这最后的权利夺去。
  
  我还想看着你。
  
  
  
  其实,现在维克托面前的这个勇利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另一个相似的世界。
  
  在原本的世界里,勇利也是花滑运动员,23岁那年,已是花滑大奖赛决赛五连霸的27岁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成为了他的教练。
  
  就像一场梦一样,那样玻璃心的自己,在维克托的陪伴和帮助下,在新的赛季中摘下了银牌。
  
  后来的后来,在维克托的帮助下,勇利无数次登上颁奖台。
  后来的后来,维克托要结婚了。
  
  彼时,两个人都已经走下冰场。维克托成为了正式的花滑教练,勇利则回了长谷津经营自家的温泉旅馆——维克托依旧无比耀眼地活着,勇利的生活则渐渐归于平淡。
  收到他发来的婚礼邀请函时,勇利的表情凝固了一下,随即归于平淡。
  
  那个将要与维克托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勇利在维克托的ins上已经见过无数次。
  
  〔恭喜,要幸福啊。〕
  [抱歉~没办法实现当初的约定了。小猪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哦~♡]
  〔嗯,我会的。〕
  
  月光透过窗照在白色镶金边的邀请函上,勇利轻轻抬起右手,闭上眼睛,深深的吻上无名指的戒指——那是有维克托陪伴的第一个赛季决赛前,他买下的“护身符”,一对的,另一枚在维克托手上。
  当时维克托笑言,这是订婚戒指,等小猪猪拿下金牌就结婚。
  
  可惜那个赛季,勇利以微弱的分差落居第二。
  后来,勇利无数次拿下金牌,却再没有等到他那句——我们结婚吧。
  
  玩笑,终究只能是玩笑。
  到底要有多天真,才能让他把这种玩笑当了真?
  
  俄罗斯不允许同性恋。
  而且,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也并不喜欢胜生勇利,不是吗?
  
  勇利缓缓而郑重地摘下手上的戒指,然后轻轻放在了邀请函的旁边。
  
  
  我爱你,维克托。
  
  再见,维克托。
  
  
  
  
  再次醒来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四岁。
  也不能这么说,这个世界和他原本的世界是不同的。
  这是一个“标记与被标记”的世界,拥有名为“ABO”的奇怪设定。
  
  这种设定在原来的世界中勇利曾在漫画中见过,据说是由欧美传出,然后在日本“太太们”手里发扬光大——很黄很暴力。
  当时还害的勇利这个纯情的孩子脸红心跳了好久。
  
  有人说,这是一个情欲的世界,被生育的本能所支配。
  这放在“某些”漫画中确实是不错的,但当这个设定真的放在完整的现实世界中时,这种解释就未免太单薄而片面了。
  除了多了些奇怪的设定,勇利并未觉得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世界有何不同。
  
  
  另一个世界的胜生勇利很快便融入进来。
  时间之河缓缓流动,有时勇利看着窗外的樱花树,会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
  现在这一切是真实的吗?还是说只是一场梦?
  
  直到一年后勇利觉醒了第二性别——Ω。他是一个Ω。
  对,胜生勇利骗了维克托。他不是β,而是一个Ω。
  因为,维克托是一个α。
  
  他不想再去干扰维克托的生活。
  虽然在ABO的设定下,原来世界的顾虑根本不存在,但维克托结婚的事情终究对他产生了影响——维克托,不会属于自己的,他会爱上另一个女孩。
  
  原来的世界里,勇利尚年幼时,他从未去主动争取过什么,除了花滑和维克托,那是因为他还对未来抱有一丝希翼和憧憬,他还想去拼一把,至少不要留下遗憾。
  而现在……虽然表面上勇利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可真正算起来,他其实已经三十多了。
  
  他已不再年轻。
  他不想再去争什么。
  因为之后的未来,之后的结局,他早已知晓。
  放弃吧……就这样过一辈子……
  
  不会再有一个一笑便会露出心形嘴的俄罗斯男人来做他的教练;
  没有马卡钦,没有戒指;
  没有Yuri On Ice,没有结婚的约定……
  只有爸爸妈妈真利姐和维酱;
  只有猪扒饭和冰鞋。
  
  没有,维克托啊……
  没有维克托的生活。
  
  勇利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条通往长谷津冰场的路上,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笑到最后,出口的声音变成了低低的唔噎。
  
  
  
  ——想见他,非常非常想见他。
  
  心底的思念越是压抑,越是疯狂滋长,甚至影响到了生活——心念随时可能放空,猝不及防便撞上冰场的墙;眼泪会突然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原本已经治好的玻璃心,仿佛一夕之间又恢复了原样。
  
  勇利把自己整个人藏进被子里,身体蜷缩成一团,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蔓爬过他的脸颊。他只能用力捂紧嘴巴不让自己呜咽出声。
  
  胜生勇利!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只是没有维克托而已!只是维克托不会再认识你而已!哭什么哭!当年退役后维克托离开,你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
  
  他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勇利!勇利!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了?
  ——没……我没事的妈妈,不用担心……
  
  不一样了……不一样的……
  这一次,胜生勇利,再也不曾拥有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再也不会认识胜生勇利。
  
  
  
  可后来,维克托还是认识了胜生勇利——这个小他四岁的学弟。
  
  17岁那年,勇利前往俄罗斯,成为了维克托的教练雅科夫的学生——以β的身份。
  
  堪比β的体质,极淡的信息素的气味,并不频繁且影响微弱的发情期,连抑制剂使用的负面影响也微乎其微——如果勇利不说,没人会认为他是一个Ω。
  
  没有《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没有banquet的风波……
  如此平凡、普通的自己。
  
  维克托会认识他,他可以看着维克托一点点变成那个“现世传奇”。
  除此之外,再不会有别的联系。
  
  尽管如此,选择前往俄罗斯依旧花光了勇利所有的勇气。
  
  
  ——维克托。
  ——嗯?怎么了Yuri♥
  ——啊不……没什么。
  
  
  。。。。。。
关于下一章:关于banquet的风波重现♥动漫大量原梗使用~
这一章后半部分的手稿雨人足足写了有四五遍~好累啊……需要大家的评论和热度才能起来[眨眼.JPG]
好像把勇利小天使虐的有点惨了……
啊……勇利的选曲、编舞、跳跃构成、服装……各种相关资料都没查……为自己找了个大麻烦Ծ‸Ծ啊……这么样Part.4的手稿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写啊……〔望天.JPG〕
下一次更新在下周周末~

求助~找两首曲子~

大家好( ゚∀ ゚)我是雨人~
发这个贴是想寻求大家的帮忙找两首曲子(钢琴曲或者英文曲什么的~)作为自己写的维勇文中勇利的花滑曲子~
平常我不怎么听歌啦~而且也没时间~只能到这里来寻求大家的帮忙了~
关于我要找的两个曲子~主题是“梦”~
一个想传达出来的感情就是“美梦”,与勇利和维克托相处的美好回忆相联系,几分缱绻与甜蜜。
而另一个,传达出来的感情就有些悲伤,有种“放弃,离开”的情绪在里面吧。
希望大家能帮一下忙~顺便说一下可供参考的花滑服装颜色~
拜托了( •̥́ ˍ •̀ू )

关于我那篇维勇文:《不要离开,伴我身边》,链接放在评论里,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维勇/ABO/重生]《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文/Amato殇


*作者是一只写文写了n年文笔仍没有任何进步的雨人喵~小学生文笔~维勇界的小萌新\(//∇//)\求勾搭~
*高二狗~更新很慢哈~而且人懒坑多……但绝对不弃坑[认真脸.JPG]
*大约一万字内完结,比较短~
*关爱雨人~从评论和热度做起~
*还是觉得《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个名字最适合了~
*新手司机上路~结局炖点小肉渣(maybe连肉渣都算不上……肉沫吧)
*勇利重生,ABO设定。微虐勇利,结局HE
*私设:勇利18(Ω)维克托22(α)
*occ属于我,真爱属于他们……维克托应该更主动一点才对……没法改了[哭唧唧.JPG]
*庆祝剧场版制作决定!!
  
  

Part.2  上
  其实,现在维克托面前的这个勇利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另一个相似的世界。
  
  在原本的世界里,勇利也是花滑运动员,23岁那年,已是花滑大奖赛决赛五连霸的27岁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成为了他的教练。
  
  就像一场梦一样,那样玻璃心的自己,在维克托的陪伴和帮助下,在新的赛季中摘下了银牌。
  
  后来的后来,在维克托的帮助下,勇利无数次登上颁奖台。
  后来的后来,维克托要结婚了。
  
  彼时,两个人都已经走下冰场。维克托成为了正式的花滑教练,勇利则回了长谷津经营自家的温泉旅馆——维克托依旧无比耀眼地活着,勇利的生活则渐渐归于平淡。
  收到他发来的婚礼邀请函时,勇利的表情凝固了一下,随即归于平淡。
  
  那个将要与维克托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勇利在维克托的ins上已经见过无数次。
  
  〔恭喜,要幸福啊。〕
  [抱歉~没办法实现当初的约定了。小猪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哦~♡]
  〔嗯,我会的。〕
  
  月光透过窗照在白色镶金边的邀请函上,勇利轻轻抬起右手,闭上眼睛,深深的吻上无名指的戒指——那是有维克托陪伴的第一个赛季决赛前,他买下的“护身符”,一对的,另一枚在维克托手上。
  当时维克托笑言,这是订婚戒指,等小猪猪拿下金牌就结婚。
  
  可惜那个赛季,勇利以微弱的分差落居第二。
  后来,勇利无数次拿下金牌,却再没有等到他那句——我们结婚吧。
  
  玩笑,终究只能是玩笑。
  到底要有多天真,才能让他把这种玩笑当了真?
  
  俄罗斯不允许同性恋。
  而且,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也并不喜欢胜生勇利,不是吗?
  
  勇利缓缓而郑重地摘下手上的戒指,然后轻轻放在了邀请函的旁边。
  
  我爱你,维克托。
  
  再见,维克托。
  
  
  再次醒来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四岁。

。。。。。。
短小君~
Part.1见评论链接

[原创]《执守》文/Amato殇

第一卷:谁道闲情抛掷久
第二章:(七)
  “阿律。”
  “……师傅。”他低声应道。
  简律原本一个人在一旁看戏看得正入迷,忽被简烛换回了神。
  “喏。”简烛伸手递过一支玉箫,“它是你的了。”
  光泽柔润的白玉,质地细腻而纯透,其上染了几分无暇的青,恰成一只青凤,美妙之极。箫的尾端垂了一把赤红的穗,丝缕分明中缀着几粒白珠。那玉箫在满室烛光的映照下发出莹莹淡淡的光,正是方才简律拿在手上的那支。
  “可……”简律看了一眼玉箫,又回头看了一眼青妍,有些犹豫。
  “墟社阁的东西都已具备灵识,非有缘之人则不能取。难得它和你有缘。”简烛揉揉他的头笑着解释,“方才青妍姐也同我说,如果你们有缘能寻得什么,她便送你们了。至于程公子……情况有些特殊。毕竟那东西对青妍姐来说,寓意还是蛮特别的。”
  简烛的脸上带了几分揶揄。
  “说我什么坏话呢?”青妍突然凑了过来,一身媚骨,软软地靠在简烛身上,笑得妩媚明艳。
  一温柔一火热的两个女子并肩而立,这满室的珍宝竟都成了她们的陪衬一般。
  青妍取过简烛手里的玉箫,拉过简律的手郑重地放在他的手心。
  “此乃‘凤玄’。尔后,你便是它的主人。望你珍之视之,莫要负它择主之情。”
  “是。”
  话音坠地的刹那,似有一青凤映着满室郁华,携徐风翩然而至。伴着清冽悠扬的凤鸣,印在简律的心口。
  
  无风之境,平地起波澜。
  花瓣裹着不知来处的雪,旋转着,扶摇而上——卷起她长长的发和衣袂,延展着,几乎与那濯雪化作一般颜色;露出眉间一记浅色的梅花印,花心一点殷红衬得艳灼。
  素白干净的手,轻轻点在跪于地上的男孩的眉心——
  [吾赐名,简律。]
  [以灵为誓,魂灭为期……]
  [尔后,汝便是吾简烛之弟子。]
  
  一身锦衣的男孩踏着皑皑的新雪独自行着直到觉得自己离那大殿足够远了,白渐渐放缓了步伐。
  明明是年宴,该是一片欢乐祥和的场面吧?为何他却嗅得如此重的火药味?
  小楚安这样想着,不知不觉间已是行至一处红梅林。
  远远地观了,雪映十里红梅,灿如云霞。近观则枝若游龙蜿蜒,缀着一两点红,好似那斑斑的胭脂泪。
  呐,比那歌舞什么的好看多了。
  小楚安轻了脚步而入,四下望着那梅树百态,觉得有趣得很。
  就是不知能否折一节梅枝带走?
  [嘿,小娃娃。]
  远远的一颗巨大的梅树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着一身华服坐于盘错的枝干间,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小楚安快步跑过去,仰头怒而道:[我才不是小娃娃嘞!我已经七岁,七岁了!]
  [反正,你比我小。]少年勾起唇角邪气地笑道。然后从树上轻轻一跃。
  树下的小楚安迅速闪身向后退一步。
  [扑。]
  那少年从树上径直坠落,脸朝下地摔到积雪里。
  学艺不精,被树枝绊了一下……
  小楚安努力忍住笑:[唉,你没事吧?]
  [……没事。]少年从地上爬起来,搓搓自个儿的脸,又拍掉身上的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将小楚安上下打量了一番,似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唇角微扬,开口道:[小娃娃,我瞧你眼生得很,这一身打扮也不像是宫里的人,是今天来参加年宴的吧。怎么,偷溜出来得?]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娃娃!而且我可是光明正大地出来的!我看你穿的这么华丽却躲在树上,才应该是偷溜出来的吧。]小楚安不甘示弱。
  那少年笑得邪肆,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毫不客气地伸手将小楚安的头发揉乱,[我可是奉旨休宴,去与不去皆随我意,礼到即可。而且,我懒。]
  他说的理直气壮,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妥。小楚安闻言一愣。
  少年转身向梅林深处走去,对身后的小楚安摆了摆手:[小娃娃,早点回去吧,皇宫这么大,小心可别迷路了。]
  小楚安瞧着他的背影,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宴席上那个始终无人入座的位子。
  那个……似乎是太子的位置吧?
  

。。。。。。
关爱雨人~从评论热度做起~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文/Amato殇

*作者是一只写文写了n年文笔仍没有任何进步的雨人喵~小学生文笔~维勇界的小萌新\(//∇//)\求勾搭~
*高二狗~更新很慢哈~而且人懒坑多……但绝对不弃坑[认真脸.JPG]
*大约一万字内完结,比较短~
*关爱雨人~从评论和热度做起~
*还是觉得《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个名字最适合了~
*新手司机上路~结局炖点小肉渣(maybe连肉渣都算不上……肉沫吧)
*勇利重生,ABO设定。微虐勇利,结局HE
*私设:勇利18(Ω)维克托22(α)
*occ属于我,真爱属于他们……维克托应该更主动一点才对……没法改了[哭唧唧.JPG]
*谁能告诉我手机党发文要怎么才能去掉图片加上标题啊摔!
*庆祝剧场版制作决定!!

Part.1

如羽坠地,悄而无声。
张开的手臂,缓缓垂下。

——Wow~勇利相当美哦,像天使一样。
维克托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和掌声。

冰上的他闻言,浅浅的笑了一下。
勇利的眉宇间总是温柔的,带着淡淡的伤感。
也极少看到其他的情绪,欢喜、愤怒……都没有。

唯一一次,是勇利第一次出现在俱乐部里,视线落在维克托身上时,微弱的闪过一片光。
虽然只是一瞬,但维克托还是抓住了。

——可勇利为什么总是选这种抒情而幽静的曲子编舞呢?
虽然很美,可我不忍再看,你的悲伤……
维克托在心底默默补充。

——啊……
——何不试试其他类型?比如说……Eros?

勇利不出维克托所料地红了脸。

——维克托,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一个β,怎么去表现“Eros”啊……而且,我已经跳不出这种曲子了……

——β又怎么了?怎么会跳不出来?
维克托相当吃惊的样子。
——勇利你有些怯懦噢~这样可不行。

他沉默着低头看自己穿着冰鞋稳稳站在冰面上的脚,然后看着他们一点点滑向维克托。
鼻尖萦绕的,属于维克托信息素的味道——蓝色妖姬,越来越清晰。

对,我怯懦……因为我积累34年的勇气,在当初决定来俄罗斯见你时已经全部消耗殆尽了。

所以维克托……不要再靠近我,拜托……我怕我会忍不住离开……

我还想看着你啊,维克托……
我还想看着你。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昨晚看到剧场版制作决定了!炸成一朵烟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维勇一生推!
能遇见维勇夫夫实在是太好了!!!
此生无悔入维勇!!!!!
[趁着热情抓紧多吼两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章解释勇利的经历~

《执守》
文/Amato殇

第一卷:谁道闲情抛掷久
第二章:(六)

  简烛呷一口茶,杯盏间腾起袅袅的水雾,映得她的模样并不十分真切。
  她的眉眼本就生得淡些,如此看去,仿佛下一瞬就会化作这雾气,渺渺而散。
  “你怎么会在这里开了店铺?还把自己收藏多年的珍宝都摆了出来,你会那么好心让阿律和程影在你的店里随便挑?”简烛放下杯盏,漫不经心的道,“看刚才进来那架势,想来以前那些客人也都被你扔出去了吧?”
  青妍一噎,险些将嘴里的茶全部喷出来,她尴尬的笑了笑:“还不是家里老爷子嫌弃我孤身一人多年。又说我此生的姻缘在这尘世里,便把我打发了来。每月十五老爷子会派人来查岗,那才是我开店的日子,不过既便开了门也少有人来,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无缘带走‘墟社阁’的东西。若是那两位小公子有缘寻得什么,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送他们便是,反正我也不差那一件两件。”
  “嗯,谢了。”
  “烛丫头你好声冷淡!”青妍夸张的捂着胸口做痛心状,眼里挤出几点泪花,“你不该心疼心疼你表姐我现在的境遇吗?”
  “哦。”简术十分淡定的呷一口茶,徐徐道,“我倒觉得老爷子的决定,并无不妥。”
  “……唉,算了算了,不聊这寒心事儿了。那个叫简律的孩子,是?”
  “一个孤儿,见他尚有些慧根。,便收了做徒弟。”简烛低眉道,“在这不知归期何期的路途上,也好有个陪伴。”
  青妍一颤,抓住了她的手,“烛丫头你真的……这些年……你怎么,会来这儿?”
  简烛颔首,额前的碎发遮了眼睛,她扬起一个笑容:“如你所想,来寻些东西,刚好感受到你的存在。还请你,届时帮些忙。”
  青妍目光复杂地看着她。
  “你……”
  青妍额头上忽有一道金芒闪过,她脸色一变,也顾不得再问,下一瞬便消失在简烛面前。
  “该道一声,恭喜了呢。”
  ————————
  程影被突然出现在面前并扑向那个空匣子的青妍吓了一跳。
  “竟然真的没了?!”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匣子是空的后青妍抱头发出一声惨叫。那空匣子坠地发出“咚”的一声。
  简律深觉事情不妙,连忙将手里的一支玉箫放回原处。
  “是谁把盒子里的东西取走了?!”青妍表情狰狞,全然不似之前妖艳妩媚的模样。
  “啊,是我。”程影弱弱地举手应道,心里无比委屈。
  这“墟社阁”邪门的很,所有的东西都好似黏在上面一样纹丝不动。而那匣子里原本不知装了什么,发出莹莹的水蓝色光芒,很是漂亮。程影只是好奇地凑过去想瞧一瞧,谁知连看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它突然就自己飞出来飘到他的额头上,消失不见了。
  他发誓,他真的是什么都没做。
  “你……”
  “如今已成定局,青妍姐便莫再懊恼了。”简烛款款走来,拦在青妍和程影中间,温澜笑道,“都是,命中注定的。”
  青妍面色复杂地剐一眼简烛背后的程影,咬着唇意欲难平地一跺脚。
  “程影,你听好了!”
  “啊?”
  程影都快不知道这是今天青妍第几次吓到他了。
  只见青妍玉手一抬,柳黛一竖,昂首颇为孤傲地宣告:“从今日起,你程影,便是我青妍的所有物!”
  “唉唉唉唉唉?!”

。。。。。。
关爱雨人~从评论热度开始Σ(|||▽||| )